今天是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欢迎光临本站 请百度搜索 上海皮尔萨管业 找到我们!

常见问题

中国发动“地下管线革命” 全面启动地下综合管廊建设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7/11/10    浏览次数:    

据新华网报道,中国住房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陆克华7月31日对外宣布,中国将全面启动地下综合管廊建设,这一工程有望写入"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力争建成一批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地下综合管廊.

陆克华介绍称,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和地方按照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将地下综合管廊建设作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着力点,稳步推进,并确定了在沈阳、哈尔滨、包头等10个城市试点,计划3年内建设地下综合管廊389公里,其中今年将开工190公里,总投资351亿元.
住建部统计,今年全国共有69个城市启动地下综合管廊建设项目约1000公里,总投资约880亿元.今年7月2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明确了地下综合管廊建设的指导思想、工作目标、基本原则和职责分工.
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推进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不仅可以逐步消除"马路拉链""空中蜘蛛网"等问题,用好地下空间资源,提高城市综合承载能力,满足民生之需,还能带动有效投资,增加公共产品供给,提升新型城镇化发展质量,打造经济发展新动力.
据 专家测算,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分为廊体和管线两部分,每公里廊体投资大约8000万元,入廊管线大约4000万元,总造价每公里1.2亿元.按目前的城镇化 速度,未来三到五年,预计每年可产生约一万亿元的投资.如此高的投资,意味着综合管廊将成为继棚户区改造、高铁、水利之后,中国一个新的基础设施投资重点 领域.

根据部署,从今年起,中国城市新区、各类园区、成片开发区域的新建道路要同步建设地下综合管廊;老城区要结合项目改造,合理安排地下综合管廊建设,从而逐步提高城市道路配建地下综合管廊的比例,全面推动地下综合管廊建设.

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是城镇化发展重要一步

一下暴雨就发大水,市民出行不便不说,严重的还闹出了人命.一修管线就挖路面,各部门你挖完我挖,我挖完他接着挖.马路上尘土飞扬,造成交通拥堵,一不小心,挖机挖破燃气管道,就得紧急疏散周边市民.

电信、电力、有线电视等部门的线路没法走,既然挖路麻烦,走空中吧.于是出现"空中蜘蛛网",各种线路纠缠,不美观还是次要的,弄不好引发火灾.

这么些让人闹心的事,大概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建设城市地下综合管廊.

当然,建设中困难有不少:

根据测算,管廊建设每公里需要数千万元.这笔钱得想办法筹集.

城市地下管线那么多,每一根都是有主的,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得想办法协调各部门.

我们地下空间开发利用方面的法律本身并不完善,除了《城乡规划法》中关于地下管线的指导性意见,没有全国性的地下管线管理办法.地下管线规划、测绘仍分属不同部门,需要相关法律来明确权责、规范行为.

但百年前的法国、德国,不缺钱吗?不需要协调各部门吗?我们的城市管理者,如果真正能着眼于民生长远利益,应该能算清这笔账,下定这个决心.

地下管廊建设的滞后,既然已严重制约了城市的发展,影响了市民的生活品质,那么解决这些困难推进这项工作,就是有必要的,这是城镇化发展过程中迈出的重要一步.

地下综合管廊在国外的百年发展史

在发达国家,地下综合管廊(又叫"共同沟")已经存在了一个多世纪,在系统日趋完善的同时其规模也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早在1833年,巴黎为了解决地下管线的敷设问题和提高环境质量,开始兴建地下管线共同沟.至目前为止,巴黎已经建成总长度约100公里、系统较为完善的共同沟网络.

此后,英国的伦敦也建设了地下共同沟.

德国最早的地下综合管廊,于19世纪出现在北部城市汉堡,后来在前东德地区较为流行.虽然初始投资较高,但德国专家认为,建造运营总体成本低,环保、可持续发展等优势显而易见.

1926年,日本开始建设地下共同沟,到1992年,日本已经拥有共同沟长度约310公里,而且在不断增长过程中.

1995年日本阪神大地震期间,神户市内大量房屋倒塌、道路被毁,但当地的地下综合管廊却大多完好无损,这大大减轻了震后救灾和重建工作的难度.

1933年,前苏联在莫斯科、列宁格勒、基辅等地修建了地下共同沟.

1953年西班牙在马德里修建地下共同沟.其它如斯德哥尔摩、巴塞罗那、纽约、多伦多、蒙特利尔、里昂、奥斯陆等城市,都建有较完备的地下共同沟系统.

上世纪90年代末,新加坡首次在滨海湾推行地下综合管廊建设.

很多人都熟悉新加坡滨海湾帆船造型的金沙酒店,但很少有人知道滨海湾一带的地下隐藏着一条集纳了该地区供水管道、通信电缆、电力电缆的综合管廊,而这条地下管廊也是保障滨海湾成为世界级商业和金融中心的"生命线".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400-663-0519
浏览手机站